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海外买地中国企业频遇坎儿收购农业用地更敏感

2020-01-19 点击:684

[环球时报驻德、澳、美、日记者、青木解宝、丁玉清、李珍环球时报记者倪好、鲁浩]近日,一家“身份不明”的中国企业绕过监管机构,在法国“粮仓”安德烈省高价收购土地,引来法国媒体的大量评论。海外买地是近年来企业走出去的典型现象,但也伴随着诸多争议。19日,一家中国公司和一家澳大利亚乳制品公司达成了一项搁置半年的协议,但仍需得到澳大利亚相关部门的批准。一些分析家认为,土地问题关系到国家的长期发展,甚至国家安全。作为最终资源,它可能成为未来跨境纠纷的根源。然而,尽管所有国家的企业都面临着这样的“敏感”问题,相比之下,中国企业似乎更麻烦。

海外买地中国企业频遇坎儿收购农业用地更敏感

“中国农业企业冒险的伟大一年”

从法国的葡萄园到乌克兰的土地再到澳大利亚的牧场,近年来中国企业和企业家纷纷出国购买海外土地。与此同时,中国企业似乎受到了最多的关注和争议。最近,法国媒体透露,例如,中国的“鸿阳”公司在法国购买了土地。

据报道,这家“神秘”的中国公司以当地平均地价的三倍左右购买了1700公顷的农地。该公司巧妙地绕过了法国“地方管理宪兵”safire的监管,允许当地负债农民将其农场转变为农业公司,然后购买公司98%的股份。根据法律,一旦农业生产者以公司的形式拥有土地,然后出售部分股份,safire就不能干预。法国媒体称,这是外国人首次以这种方式在法国购买大片土地。除了法律问题,一些法国人还担心食品安全和村庄的稳定发展受到威胁。

中国企业在海外购买土地时发生这样的纠纷并不少见。上海鹏欣集团在过去几年里多次收购新西兰土地。去年,该公司的收购计划遭到拒绝。实施土地收购计划的鹏欣集团子公司大康畜牧的一名员工19日告诉《环球时报》,公司仍在就土地收购计划与新西兰沟通,但拒绝透露细节。

同样,当澳大利亚最大的奶牛场(17,800公顷)在今年2月卖给中国买家时,澳大利亚媒体称澳大利亚政府通过这笔交易“榨干了我们的牛奶”。去年10月,澳大利亚家族企业基德曼(Kidman)挂牌出售,该公司拥有超过10万平方公里牧场的租赁权。几家中国公司参加了投标。然而,由于“安全问题”,招标和审计程序被搁置。基德曼直到昨天才宣布与中国公司达成协议,但仍需批准(详情见该报第11版)。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中国企业的主要目的地。中国企业的步伐一直在前进。今年,澳大利亚媒体甚至称之为“中国农业企业冒险的绝佳一年”根据18日《澳大利亚人》报告,今年前三个月,中国购买的澳大利亚农田和农业企业比去年全年都多。

根据毕马威和悉尼大学本月联合发布的2015年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年度报告,去年中国企业对房地产和农业的投资分别占中国对澳大利亚直接投资总额的45%和3%。尽管农业在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总投资中只占一小部分,但在2013-2014财年,中国已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农业投资者。

《环球时报》记者观察到,澳大利亚政府和企业界对中国的投资持非常积极的态度。随着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的投资越来越广泛,公众也对中国的投资有了更好的了解。然而,一些澳大利亚人一直对房地产和农业等与“土地”相关的投资持怀疑态度。

收购农地更为敏感

知名国际房地产咨询投资机构第一太平戴维斯中国市场研究部负责人简唐珂(Jane)告诉《环球时报》,除非收购或开发过程触及当地法律或危及当地环境,否则海外商业和住宅用地及资产收购一般不会引起当地纠纷。收购海外农地可能会引起更大的担忧,因为这将被视为间接收购本地资源和农作物。其中一个争议是由于社会安全和保障方面的考虑,另一个是当地政府担心外国投资者会专门出口他们的土地产出,从而影响国内资源的供应。简说:“收购农地引起的担忧不仅仅是中国企业的问题。”。

中国企业并不是唯一从事海外土地收购的企业。德国《环球时报》表示,近年来,德国公司在世界各地购买土地,以建立食品基地或生物燃料生产基地,并发展木材和纸浆工业。像德国的富尔斯公司一样,它在赞比亚租赁了至少12万公顷的土地。德国企业正在购买更多的土地,在世界上建立更多的工业基地。根据非政府组织粮食的一份报告,日本企业近年来在巴西、非洲和中亚购买了大量农田。英国、美国、韩国等国家也是这一领域的先锋。

德国《时代周报》报道称,新的“圈地”运动不再仅仅发生在非洲、亚洲和南美、大洋洲、北美甚至欧洲,已经成为国际投资者关注的焦点。欧洲,尤其是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投资者。

2013年,美国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公司以22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食品有限公司的申请被终止,因为这“不符合国家利益”。去年,grain和他的合作伙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一家美国基金公司与瑞典和加拿大的基金经理一起,使用复杂的投资工具在塞拉利昂购买了77万平方英里的土地。这种“土地掠夺”导致该地区农民失去土地,以及劳工冲突、环境退化和其他社会问题。该基金公司还因购买土地缺乏透明度而受到批评。

为什么中国企业面临更多障碍?

然而,比较表明中国企业遇到更多的障碍。德国中国投资顾问周日清告诉《世界报》,“在德国购买土地通常有很多障碍。”。原因通常是“政治障碍”,例如议会出于各种原因投票拒绝。媒体也对中国企业抱有偏见,认为中国企业购买土地会带来环境保护和失业等问题。像美国或欧盟这样的企业没有这样的问题。美国亚马逊集团(Amazon Group)在德国非常受欢迎,因为它购买了更多的土地并建立了物流中心。甚至中东企业在德国购买土地也比在中国更方便。

这在澳大利亚也很明显。去年,澳大利亚政府加强了对向中国出售农田的审查,要求中国企业批准所有1500万澳元或以上的农田出售,而日本、韩国和美国的投资者在购买低于11亿澳元的土地时不需要批准。“就像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一样,每当有投资浪潮,这样的口号、反对和恐惧就会出现,”澳大利亚前贸易部长安德鲁罗柏(Andrew Robb)表示。

“欧美国家彼此熟悉,属于同盟关系,”他说。“中国的体制不同于西方国家,外部世界不像西方那样了解中国。因此,它常常被当地政府或企业以及公众视为一种选择,这自然使人们难以获得信任。”

Rodolphe,德国科隆大学的经济学家说,一方面,欧美国家与德国有各种各样的协议,进入土地市场相对比较顺利。另一方面,许多中国企业是“未知”的,它们的资产和交易信息不透明,也没有在它们的网站上公布,这在德国引起了关注。然而,欧美企业在这方面往往更加透明。此外,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大国,许多德国企业害怕中国的竞争,人们对中国企业了解不够。

一些业内人士告诉《环球时报》,有时他们也想知道中国企业海外大规模购买土地的热情的战略定位是否清晰。“一家正常发展的公司不能囤积这么多土地,这并不排除全球资产配置的可能性。”正是这种海外土地更有可能引起东道国人民之间的情感冲突。

“中国的秘密行动,”一位名叫比利的德国农民几天前在他的个人网站上写道,“中国和德国政府正在谈判购买石河子、前原诚司和下萨克森州48万公顷的土地来种植作物。作为回报,大众集团可以在广西、江苏和广东建立八家汽车工厂。消息发布后,德国猪肉和牛奶价格飙升.幸运的是,这只是我的一个梦。”

何伟文表示,中国企业应控制海外采购的步伐,采购应符合东道国的国家利益,从而为当地带来可预测和透明的回报,避免引发舆论反弹。他认为,中国企业经常使用高杠杆融资方式购买海外土地,这种方式蕴含着巨大的商业和金融风险,不值得推广。邱黄光还建议,中国企业应该通过直接投资谨慎租赁和购买土地,转而参与从农业生产到加工再到销售的整个产业链的运作,这是一种更有效的方式。(资料来源:环球时报)

——

日期归档
晋宁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nethorde.com 技术支持:晋宁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