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华彬37亿赔偿诉讼被驳回 谁的红牛影响到红牛了吗

2020-03-04 点击:1832

Original Title:华彬的37亿赔偿诉讼被驳回“谁的红牛”影响红牛了吗?

Arruhan

11月28日晚上10点,张强(化名)更新了他的朋友圈。他转发的链接标题是“刚才,红牛37亿的商标案件判决”。他重复了三次“挣扎”的表情,无法掩饰他的兴奋。

张强是红牛饮料(一种功能性饮料)的经销商。他身后是泰国徐氏家族着名商标“红牛”的所有者。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要求,从华彬集团收回“红牛”商标。为此,泰许氏家族已经走上法律程序一年多了。

张强分享的消息是众多诉讼之一。泰国天思医疗保健有限公司(代表泰国徐氏家族,以下简称“泰国天思”)表示,11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要求法院确认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拥有“红牛系列商标”所有人的合法权益,并要求泰国天思支付广告费的请求。泰国腾讯公司表示,它在该案中“赢得了一场大胜利”。

判决中提及的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代表了华彬集团的利益。在围绕“红牛”商标问题的众多游戏中,一个是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另一个是泰国腾讯。前者认为他们有更长的权利使用“红牛”商标,并从零开始在中国市场为“红牛”功能饮料品牌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因此他们应该享有更多的收益权。另一方面,后者要求“红牛”商标被撤回并自行培育。

这一判断对张强来说是一剂强心针,但这是否会成为泰国腾讯和华彬之间漫长比赛的一个关键转折点呢?看来情况并非如此。由于华彬表示不接受判决并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该案进入了新一轮审判。

华彬的“第一战”

据了解,泰国的许石和华彬之间目前正在进行大约20起诉讼。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这起诉讼,是原告华彬第一次审理一审结果,市场将其解释为华彬主动出击的“结果”。然而,从诉讼结果来看,华彬“输掉了第一场战斗”。

北京高等法院的判决显示该诉讼是在2018年8月30日提起的。华彬提起的诉讼包括两个内容。一是确认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华斌)拥有“红牛系列商标”所有人的合法权益。第二,泰国腾讯被勒令向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支付总计37.53亿元的广告费用。

根据判决,华彬提起的两起诉讼都不成立。北京高院驳回北京红牛对泰国腾讯37.53亿元的诉讼请求,不支持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享有红牛系列商标所有人的合法权益。

对于泰国徐氏家族来说,华彬对失败的积极回应无疑是个好消息。然而,在庆祝胜利的同时,华彬表达了强烈的不满。11月28日晚,华彬发表声明称,北京高等法院的判决只是一审判决,并未生效。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将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以维护其合法权益。

此外,华彬也提出反对。本公司认为,本案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的核心主张是请求法院确认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在“红牛系列商标”中拥有合法权益,即有权使用“红牛系列商标”并享有其所附收入等合法权益,而不是请求法院确认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为注册商标所有人。

关于华彬的上诉,泰国天思进一步向记者表示,商标的合法权益是以商标的所有权为基础的。法院这次确认“红牛系列商标”的所有权地位是明确的,全部属于泰国天丝。

双方又见面了。华斌告诉记者,双方之间大约有20起诉讼仍在进行中。从以往案件的一审结果来看,华

“红牛”商标的使用和归属,就像是广州医药集团与加藤保就“王老记”商标之争的翻版。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是中国功能性饮料红牛的主要生产商和运营商。泰国徐氏家族与华彬集团董事长严斌共同拥有该公司。前者提供商标授权,而后者负责中国市场的运作。该公司于1998年9月注册,经营期限于2018年9月29日到期。此时,合作了20年的股东因利益分配不均而产生冲突,分道扬镳。泰国徐氏家族态度强硬,想要终止合作,收回“红牛”商标。华彬坚持双方最初签署的合作期限为50年。从那时起,双方就成了敌人,并一直争执不下。

拖延战术?

当这两家公司上法庭时,他们也在超市货架上展开了激烈的战斗。今年6月左右,一种与消费者熟悉的红牛饮料非常相似的新产品“红牛饮料”在全国范围内上市,并逐渐推广到市场。这是泰国徐氏家族生产“真正的红牛”品牌功能饮料的B计划,对华彬集团的红牛有积极的影响。

张强是红牛安妮西在西北地区的经销商之一。他没有回答记者关于安纳西新产品销售的问题,但他经常在朋友中分享红牛安纳西的销售情况,并强调“红牛安纳西”是“真正的红牛饮料”。

泰国徐氏家族的B计划进展如何?一位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他从坦克厂获得的信息是,红牛阿内尔吉包装坦克的订单量约为9000万罐。参观完市场后,他发现红牛阿内吉的库存量约为60%。根据40%的销售额计算,安赛斯今年的实际销售额在1.35亿至1.5亿元之间。然而,泰国的腾讯还没有正式向我们的记者透露红牛安娜西的市场表现。

餐饮行业分析师朱也向记者介绍,从行业趋势来看,功能性饮料的不断爆发是大势所趋,市场开始讨论红牛商标推出的“后红牛时代”功能性饮料的市场格局。然而,目前红牛200亿元的市场规模无法动摇。他认为,华彬功能饮料的市场运作能力非常稳定,其他同行难以复制。他举了一个例子:“可口可乐的‘恶魔之爪’已经在中国市场上市三年多了,去年的年销售额约为3亿元。”。

其他接近华彬集团的人士也告诉记者,华彬集团今年的整体销售目标是220亿元,这是可以实现的。不过,这位人士也表示,设定这一目标也是考虑到商标纠纷的负面影响,而且年增长率已经放缓。

此人还提到了华彬集团的另一款功能性饮料产品战马。在红牛商标的使用期开始吸引公众关注的时候,华斌推出了一款重磅炸弹的新骏马产品,这也成为过去两年集团的战略重点。“今年战马的目标是13亿元,”接近华彬集团的人士说,目标可以如期完成。知情人士还预测,根据从战马灌装厂获得的预定包装罐数量,该产品的年销售额将达到15亿元,这可能是去年8亿元销售额的两倍。

即使华彬保持稳定的市场地位,也不意味着它吃了一颗定心丸。朱说,对华彬来说,最好的状态是在商标所有权的最终裁决到来之前维持现状,养马。如果这项裁决对华彬不利,它将损失近200亿元的商业板块。

因此,泰国的徐氏家族也非常怀疑华彬的拖延策略。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严曾于2017年9月操纵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向东城区人民法院提起所谓红牛商标权属诉讼,以阻挠天丝药业此前提起的多起商标侵权诉讼。

-

晋宁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nethorde.com 技术支持:晋宁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