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市场化债转股提速 到位资金超过万亿元

2020-03-10 点击:1866

市场化债转股资金超万亿元提速

本报记者/张漫游/北京报道

随着市场对债转股业务的熟悉,管理层和项目方的经验不断积累,合作机会不断增加,债转股业务有望在2019年爆发。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银行机构的积极参与缓解了债转股的最大痛点:缺乏投资资金来源,长期融资困难。第二轮债转股始于2016年10月,但2019年被认为是银行行使权力的一年。业界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方面,银行资本占用问题得到缓解。另一方面,在新的资本管制法规的影响下,投资银行部门的许多业务出现萎缩,使得债转股成为银行业务的重点。

但目前债转股仍面临诸多问题,包括股权定价机制市场化不足,公司治理机制进一步完善,资金向股权投资有序转化难度较大。

银行增加债转股参与度

2019年12月20日,银监会信息通信司副司长刘志清透露,到目前为止,各实施机构已对165家企业实施债转股,到位资金1.12万亿元,转股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平均下降10个百分点。其中,大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已经通过扩大资金来源、综合经营减资基金和社会基金等方式,动用了2000多亿元定向减资,开展债转股。鼓励保险基金等长期基金参与债转股,债转股规模已达710亿元左右。

2019年1月,中国银监会披露,在债转股方面,2018年债转股金额达到6200亿元。

据报道,以2016年10月《国务院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其附件《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的颁布为分水岭,债转股的发展分为两轮:第一轮是1999年至2016年9月,重点是化解大型国有银行不良资产风险;第二轮从2016年10月至今。然而,在采访中,许多内部人士认为,第二轮债转股只会在2019年逐步加速。

一家国有银行投资银行部的一名人士告诉记者,该行对债转股更为担忧,主要是因为该行必须做好准备工作,开拓新业务,市场也需要接受时间。

同时,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债转股的过程中,最大的痛苦是投资资金来源的缺乏和长期资金筹集的困难。国家黄金证券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指出,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基金难以登陆是因为基金的期限、风险和回报不匹配。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指出有序转换为股权投资的资金仍然难以筹集。我国大多数投资者习惯于债务投资,风险偏好低,对资本安全和收入稳定性要求高,合格股权投资者群体少,长期股权资本供给不足,社会资本难以筹集

"债转股投资是有风险的,这需要引入一些可以突破当前汇率的基金,比如银行融资。在这方面,资金能否与资产匹配是一个关键问题。”一家股份制银行的金融市场部补充称,债转股也占用了大量银行资本,这也是银行参与缓慢的原因之一。

但是,自2019年以来,监管机构采取了多种措施解决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过度占用资本的问题,如支持商业银行发行可持续债券补充资本,鼓励外国投资者合法购买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其他债转股实施机构的股票,加强对银行定向降级资金使用情况的评估

退出机制有待完善

在采访中,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债转股也将成为2020年投行部门的重点落地业务之一。

2019年12月20日,中国银监会也披露,下一步,银监会将完善政策,推动债转股取得新进展。首先,鼓励机构创新债转股方式,扩大债转股试点。二是鼓励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完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起设立私募股权管理基金的法规。三是支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补充资本金,鼓励外资依法入股。推进合格交易场所债转股试点发展,完善退出渠道。

上述国有银行分行的投资银行部坦言,银行开展债转股业务仍面临困难。首先,他们应该选择高质量的目标。“在此之前,国有中央企业动力不足,缺乏市场上的好项目。质量差的项目主要是持续亏损或盈利能力差的企业。在符合国家产业和债转股政策的基础上,优先考虑地方政府高度重视、控股股东支持意愿强、在资源、技术、产品等方面具有一定核心竞争力的企业。”

投资银行部认为目前中国企业的公司治理并不完善。企业资本补充机制、资产负债自我约束和外部约束机制不完善,降低杠杆的内生动力不足。“不健全的公司治理不仅影响企业自身的健康,难以给投资者良好的发展预期,也难以保障换股股东参与公司治理的权利,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社会资本参与市场化债转股的积极性。”

此外,股权定价机制缺乏市场化是债转股目前面临的问题之一。此前,《报告》曾指出,市场化债转股的顺利推进需要合理的定价机制。关键是债权转让和转换价格要真正市场化,估值定价要尊重竞争性市场的公允价值。目前,国有企业的资产定价以评估结果为基础。虽然相关政策允许在产权市场上市后进行折价,但在实践中,企业往往担心折价可能被认定为国有资产流失,其决策通常较为谨慎。转换后企业的股权和银行债权定价难以体现公允价值,导致债转股项目预期收益较低,影响了市场参与者的积极性。

国家黄金证券研究所研究员补充道,目前债转股匹配机制不完善,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债转股的效率,如市场更关注的债转股定价机制。最后,债转股资产的交换机制相对稀缺,存在一些退出障碍。

“在债转股项目中,退出机制非常重要,分红比例是核心阶段。”这是上述国有银行分行投资银行部的说法。

与此同时,国家黄金证券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指出,债转股、债转股资产定价和交易方式仍在不断探索中,短期内难以推广,这将制约债转股落地的速度。

晋宁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nethorde.com 技术支持:晋宁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