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一位洛阳中医院医生的武汉抗疫日记#我的战疫时光

2020-03-16 点击:1472

哇,护目镜瞬间充满了雾气,只能透过镜片模糊地看着外面的世界,摸索着找工作。呼吸困难,胸闷。在武汉的隔离病房里,每个医务工作者都是这样工作的,包括王荣保,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钟发新城医院抗击新冠状病毒肺炎的一线医生。“戴着两层手套,我仍然能感觉到病人的脉搏。”然而,王荣保接着说,“90%的防疫医院是西方医院。西方医院最多只有华清文胶囊,没有其他中药。”

想让新皇冠肺炎患者服用一些中药

王荣保是河南第二批湖北医疗救护队洛阳队的队长。他也是洛阳中医医院呼吸科的副主任。他曾在心脏病和急诊科工作。“我在重症监护室工作,但是这里的工作环境完全不同。”王荣保皱着眉头说,过去,病房里的呼吸机里插了一根管子,很快就完成了。但是现在,通过手上的模糊护目镜和多层手套,平均需要五次摸索才能完成。

王荣保病房是一名新的冠状肺炎患者,患有严重和轻微疾病。一些患者的核酸检测呈阴性,他们的发热周期已经结束。“它们已经变成了轻微的症状。这时,应该用一些中药清热解毒,活血通络,效果应该不错。”然而,在中医诊断和治疗中,用太多的手套很难感觉到脉搏。“戴着两层手套,我仍然能感觉到病人的脉搏。”但是这一举措会给医生带来被新冠状病毒感染的风险。尽管如此,王荣保认为清开灵和安宫牛黄丸等传统中药仍然对患者有益。然而,现实是“90%的防疫医院是西方医院。西方医院最多只有华清文胶囊,没有其他中药。”王荣保描述道,“医疗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在陌生的城市工作。”“病人的焦虑和医生的压力”。在隔离病房里,有些病人非常焦虑,会不停地按传呼机主动要求各种治疗。2月2日晚,他来到武汉。第二天下午,洛阳医疗队的15名医务人员进入病房的隔离病房。

他们的日常工作分为4班,每班6小时。这样做是为了减少隔离设备的消耗,但这意味着医务人员将错过一餐。

隔离服很紧,所以你在旅途中不能有任何暴露,也不能上厕所。整个人都裹在潮湿的防护服里。"我现在每餐吃半饱,每天少喝水。"

”护目镜把头皮压到骨头上”王荣保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护士在插入针头时没有任何感觉."类似的日常轻松护理工作现在需要数倍的努力和体力。

他们彼此都很熟悉对方的情况。病人的情绪非常复杂。他们都彼此保持沉默。不断的医疗要求和一些医生无能为力的事实影响着每个医务工作者。“这里的工作是对视力、体力和心理的测试。”王荣保说,尽管在病房工作使他的体力消耗殆尽,但许多医务人员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无法入睡。

虽然是6小时工作时间,但王荣保和这些医务人员的实际工作时间超过10小时,加上两端准备、工作过程结束和换班时间。回到住处后,手工清洗和消毒也是必要的日常工作。

面对困难,王荣保需要不断自我调整;作为洛阳的队长,他也应该关注其他队员,做我们关爱的大哥。

"来了,意味着100%的努力,100%的努力."

由于洛阳这群医务人员的不断努力,他们所在的7楼病房逐渐恢复了人气。隔着隔离服,病人和医生之间有更多随意的对话。#我的战争流行时间

来源:洛阳大河报

晋宁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nethorde.com 技术支持:晋宁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