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乐高中国业务劲增B面:137家加盟店黯然出局

2020-03-20 点击:1810

乐高中国业务增强乙方:137家加盟店停业

时代周刊记者陈婷来自上海和广州

猝不及防。

12月22日,在上海乐高活动中心的海外海滩商店门口,几个听到这个消息的学生家长告诉《时代周刊》记者,乐高中心的关闭给他们的家庭造成了几千元到两万多元不等的损失。

损失的导火索是12月16日,上海乐高活动中心的金桥、瑞虹和海外海滩商店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宣布关闭。

12月22日,三家商店的实际所有者方杰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说,关闭是因为品牌和课程授权到期。“我想借此机会与乐高教育公司谈判,但我没想到它会发酵成这样。”方杰说。

在方杰看来,他的盟友,包括他自己,都是乐高集团在中国战略转移的受害者,而乐高教育是乐高集团的扩张之一。

在中国,有134家加盟店与这三家店拥有相同的经销商背景。

12月19日,被乐高教育中国授权直接运营或授权第三方运营“乐高教育校外活动中心”的合作伙伴北京西米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米亚”)向《时代周刊》记者证实了这一数字。

12月19日,乐高教育在给《时代周刊》记者的回复中对此“深感遗憾”。然而,截至出版之时,乐高教育公司并没有回复《时代周刊》记者关于联盟商家投诉的问题。

中国的乐高教育有什么问题?137家参与商店和商店下的学员,他们应该做什么?

突然通知

商店关门危机始于今年10月。

10月11日,乐高教育在官方微信上发布声明,称乐高教育的校外业务将终止与西米亚的合作。

方杰告诉《时代》记者,特许经营商被授权在8月份终止,乐高教育在10月份正式终止。形势的迅速发展使他“不知所措”。

8月,乐高教育向其附属公司提供了一个过渡计划。

计划规定,在第一阶段,“乐高教育”品牌的更换日期和课程的使用权将于2019年12月31日结束。在第二阶段,乐高教育材料将暂停到2020年7月31日。

如前所述,137家商店受到该计划的影响。

由于方杰不愿意签署该计划,他的三家商店在10月份被取消了资格。

后来,方杰乐高活动中心的海外海滩商店发生了挤兑,家长们排队要求退款。

为了在短时间内恢复授权,度过银行挤兑危机,方杰在10月17日和21日通过电子邮件回复确认了过渡计划。

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方杰发现很难继续他的事业。

"在乐高10月份宣布终止合作之前,我们店的营业额超过20万元。公告发布后,三家店的总营业额为30万元,瑞虹店的租金为每月10万元,教师费用为2万元,固定费用为22万元,不包括会员退款。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生活的?”方杰问《时代周刊》的记者。

但乐高教育发布的一份公开声明称,根据国家相关政策,相关机构不得收取超过3个月的费用,并且乐高教育已经给学生足够的过渡期来完成他们的支出。

与此同时,一些商店选择换卡,以便有可能继续营业。

12月21日,《时代周刊》记者在广州发现,西米亚拥有的一个已经运营了6年多的乐高活动中心,正在酝酿品牌名称的变更,新品牌的广告海报已经贴在门口。

方杰也考虑过这条路。

"为了产生性能,我可以更改许可证,但原始消费者可能不同意。消费者要么降低期望值,要么强制退款。这是对客户和运营商利益的双重损害。事实上,它既不是死的也不是活的。”方杰说。

方杰强调改变商店执照并不容易,因为课程体系需要调整,整个过程至少需要一年时间。

上述广州店员工向《时代周刊》记者承认,品牌改变是一个过程

根据《时代周刊》记者从家长权益组织获得的数据,截至12月22日,359名家长在乐高中心(一家仅在海外开设的沙滩商店)注册了他们孩子不完整的课程信息。

学生家长渴望响应乐高教育。有些人甚至给丹麦的乐高总部发英文邮件。

然而,12月17日,乐高教育公司在一份对媒体的声明中称,乐高教育公司从未与之前媒体报道中提到的商店有任何业务关系。

12月19日,西米亚下属部门的营销经理吕倩告诉《时代周刊》,“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首先,品牌是乐高的,我们每年收取的品牌费有一半交给了乐高。我们还要求经销商每年购买10万元的乐高教具。”吕倩解释道。

吕倩还说,乐高教育已经参观了方杰旗下的许多商店,整个乐高活动中心使用的活动手册,甚至是负责方杰的商店老师的形象。

吕倩告诉时代:“在乐高实施多代理政策之前,西米娅是唯一的代理人。在国外,乐高教育基本上是以教室的形式出现,而不是在中国超过300平方米的乐高活动中心。”

“目前,乐高活动中心使用的大部分课程和教学材料也由乐高总部提供,由西米翻译,然后发送给特许经营商。”吕倩说。

让方杰最难接受的是他在短时间内失去了早期乐高活动中心的运营权。它认为乐高教育抹杀了它的贡献。

高度重视中国市场

事实上,在过去两年里,乐高教育经常调整其在中国市场的商业伙伴。

2017年,乐高教育开始在中国的校外业务中引入多代理政策,结束了西米娅的统治地位。

根据乐高教育官方网站,目前西米亚的代理权限不包括课外活动中心的业务。目前,在中国大陆,只有北京狮子王阳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有权开展校外活动,但狮子王没有转授权业务。

在10月11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乐高教育表示:“我们正在与新的合作伙伴一起实施一项激动人心的发展计划,并将在不久的将来宣布相关进展。”

此外,经吕倩确认,由西米亚经营的FLL(第一乐高联盟)的经营权与西米亚无关。

12月18日,中投公司燃烧知识咨询总监冯燕郊告诉《时代周刊》,乐高教育取消西米娅的授权是可以理解的。“经过多年的发展,乐高教育已经发展了许多机构,对西米亚的依赖也减少了。第二,乐高教育不能享受西米亚附属公司的商业收入。”

调整计划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乐高集团在中国市场的强劲发展。

2018年,乐高集团的业绩摆脱了前一年的下滑趋势,开始恢复增长。数据显示,乐高集团的全球零售额同比增长3%,年收入同比增长4%。

但在美国和西欧等成熟市场,收入仍以更温和的一位数增长。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乐高集团在中国的收入有两位数的强劲增长。

早在2018年3月,乐高首席执行官尼尔森(Niels B. Christiansen)就公开表示,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是玩具制造商瞄准的诱人蛋糕。

方杰的运营数据也验证了中国市场的发展。他告诉《时代周刊》,2012年底,其第一家高乐公司的年收入约为人民币200万元,到2018年已增至人民币350万元。

顺应潮流,乐高集团迫切需要扩大在中国市场的地盘。

在公共计划中,乐高集团在2019年在18个城市开设了80家品牌零售店,到2020年底将开设220家。许多新店将位于二线和三线城市。

“我们将开车去更偏远的地方,这样那些没有乐高玩具的孩子就可以玩乐高玩具了。”尼尔斯克里斯汀森雄心勃勃。

就乐高教育而言,目前的公共数据显示全世界有300多个音乐中心。

但是乐高教育正受到国内竞争者的冲击。

"近年来,乐高教育受到了其他早期教育课程的影响,如儿童编程、思维训练、艺术、舞蹈健身等。大多数乐高早期教育班

上述广州门店的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乐高课程并不存在垄断的情况。“不能说我使用了你这个玩具上课,就是侵权。课程研发才是最重要的,我们有独立研发的能力。”该工作人员以此为理由,说服家长购买授权即将到期的乐高课程。

晋宁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nethorde.com 技术支持:晋宁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