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精准脱贫成效卓着 小康短板加速补齐

2020-01-16 点击:1828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各地区、各部门坚定不移地战胜贫困,努力奋斗,实事求是,认真实施“五位一体”工程,稳步推进精准扶贫,精准扶贫成效显着。农村贫困人口已经大大减少。贫困率继续下降,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收入快速增长,生活和消费质量大幅提高,生活条件和环境显着改善。这为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到2020年全面进入小康社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农村地区的贫困人口数量已经大大减少,贫困率继续下降。

全国农村地区的减贫规模平均每年超过1300万。根据现行国家农村贫困标准(2010年价格水平为每人每年2300元),全国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的9899万人减少到2016年的4335万人,累计减少5564万人,年均减少1391万人。全国农村地区的贫困率从2012年的10.2%下降到2016年的4.5%,下降了5.7个百分点,年均下降1.4个百分点。

图1 2012-2016年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变化趋势

所有地区[1]减贫率超过50%。东部地区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的1367万人减少到2016年的490万人,累计减少877万人,即64.2%。中部地区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的3,446万人减少到2016年的1,594万人,累计减少1,852万人,即53.7%。西部地区农村贫困人口从5086万减少到2016年的2251万,累计减少2835万,减少55.7%。

图2 2012年和2016年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农村贫困

贫困地区扶贫显着。贫困地区农村贫困发生率从2012年的23.2%下降到2016年的10.1%,累计下降13.1个百分点,年均下降3.3个百分点。贫困规模从2012年的6,039万人下降到2016年的2,654万人,累计减少3,385万人,占全国农村地区减贫总额的60%。毗邻贫困地区的农村贫困发生率从2012年的24.4%下降到2016年的10.5%,累计下降13.9个百分点,年均下降3.5个百分点。贫困规模从2012年的5067万人下降到2182万人,累计减少2885万人,即56.9%。内蒙古、广西、贵州、云南、西藏、青海、宁夏和新疆八个民族省份的农村贫困发生率从2012年的21.1%下降到2016年的9.4%,累计下降11.7个百分点,年均下降2.9个百分点。贫困规模从2012年的3121万下降到2016年的1411万,累计下降1710万,即54.8%。

图2 2012年和2016年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农村贫困

中国为全球减贫做出贡献。根据目前的农村贫困标准,从1978年到2016年,我国农村贫困人口减少了7.3亿,贫困率从1978年的97.5%下降到2016年的4.5%。根据每人每天1.9美元的国际极端贫困标准和世界银行发布的最新数据,从1981年到2013年,中国贫困人口减少了8.5亿,占全球减贫总额的69.3%,为全球减贫做出了重大贡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5年发布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报告》明确指出,“中国在全球减贫中发挥了核心作用”。中国精确扶贫的新理论和新实践也为全球扶贫提供了一个中国范例。

图2 2012年和2016年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农村贫困

图2 2012年和2016年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农村贫困

农村地区的收入增长继续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13年至2016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实际增长率比全国平均水平高2.7个百分点。其中,毗邻贫困地区年均实际增长率为10.5%,比农村地区全国平均水平高出2.5个百分点。重点扶贫开发县年均实际增长率为11.1%,比全国农村平均水平高出3.1个百分点。

与全国平均收入水平的差距正在缩小。2016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全国农村平均水平的68.4%,比2012年增长6.2个百分点。其中,毗邻贫困地区集中程度为全国农村平均水平的67.5%,比2012年增长5.8个百分点。扶贫开发重点县占全国农村平均水平的67.6%,比2012年增长7.0个百分点。

不断增加收入的能力在不断提高。农村居民就业机会增加,工资收入比例增加。2016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平均工资收入为2880元,比2012年年均增长16.5%,占可支配收入的34.1%,比2012年增长4.1个百分点。对传统农业的依赖已经下降。2016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3443元,比2012年年均增长8.3%,保持稳定增长,但初级生产净营业收入比重比2012年下降13.9个百分点。农村居民的收入来源日益多样化。2016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07元,转移纯收入2021元。与2012年相比,年均增长率分别为17.1%和16.9%,分别占可支配收入的1.3%和23.9%。

3。贫困地区农村居民的生活消费水平不断提高,素质不断提高。

消费保持了快速增长。2016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7331元,比2012年年均增长11.7%,连续四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剔除价格因素,年均实际增长率为9.6%。其中,毗邻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7273元,年均名义增长11.7%。剔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率为9.6%。扶贫开发重点县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7260元,年均名义增长11.9%。剔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率为9.8%。

图5 2013-2016年贫困地区人均消费支出增长

消费结构明显优化。食品和服装支出下降。2016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食品支出为2567元,比2013年年均增长7.6%。食品支出比例为35%,比2013年下降3.2个百分点。人均服装消费支出为423元,比2013年年均增长8.2%。服装支出比例为5.8%,比2013年下降0.4个百分点。交通、通讯、教育、文化和娱乐消费比重增加。2016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交通通讯支出803元,比2013年年均增长16%,占比从2013年的9.5%上升至2016年的11%。人均教育、文化和娱乐支出790元,同比增长16.3%,从2013年的9.3%增至2016年的10.8%。

生活条件不断改善。2016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平均住房面积为137.2平方米,比2012年增加19.1平方米。住在竹草砖房的农民比例为4.5%,比2012年下降了3.3个百分点。居住在钢筋混凝土房屋或砖混房屋的农民比例为57.1%,比2012年上升17.9个百分点。饮用水安全正在不断改善。2016年,贫困地区农村饮水困难家庭比例为12.1%,比2013年下降6.9个百分点。使用管道供水的农民比例为67.4%,比2013年上升13.8个百分点。职业选手

基础设施条件继续改善。到2016年,贫困地区的电气化村庄将几乎完全覆盖。拥有电话接入的自然村比例达到98.2%,比2012年增加4.9个百分点。拥有有线电视信号的自然村比例为81.3%,比2012年上升12.3个百分点。拥有宽带接入的自然村比例为63.4%,比2012年增加25.1个百分点。2016年,贫困村道路硬化的自然村比例为77.9%,比2013年增加18个百分点。使用客车的村庄比例为49.9%,比2013年上升11.1个百分点。

表1 2012-2016年贫困地区基础设施状况

2012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有电话的自然村比例(%)

93.3

93.3

95.2

97.6

98.2

有有线电视信号的自然村比例(%)

69.0

70.7

75.0

79.3

81.3

有宽带连接的自然村比例(%)

38.3

41.5

48.0

56.3

63.4

主要路面硬化的自然村比例(%)-

有客车的自然村比例(%)

有客车的自然村比例(%)

有客车的自然村比例(%)

有客车的自然村比例(%)

有客车的自然村比例(%)

教育和文化条件有了显着改善。 2016年,贫困地区16岁以上家庭成员未完成初中教育的农村家庭比例为16%,比2012年下降2.2个百分点。79.7%的农民村方便上幼儿园,84.9%的农民村方便上小学,分别比2013年增长12.1%和6.9%。拥有文化活动室的行政村比例为86.5%,比2012年上升12个百分点。

有客车的自然村比例(%)

教育和文化条件有了显着改善。 2016年,贫困地区16岁以上家庭成员未完成初中教育的农村家庭比例为16%,比2012年下降2.2个百分点。79.7%的农民村方便上幼儿园,84.9%的农民村方便上小学,分别比2013年增长12.1%和6.9%。拥有文化活动室的行政村比例为86.5%,比2012年上升12个百分点。

教育和文化条件有了显着改善。 2016年,贫困地区16岁以上家庭成员未完成初中教育的农村家庭比例为16%,比2012年下降2.2个百分点。79.7%的农民村方便上幼儿园,84.9%的农民村方便上小学,分别比2013年增长12.1%和6.9%。拥有文化活动室的行政村比例为86.5%,比2012年上升12个百分点。

教育和文化条件有了显着改善。 2016年,贫困地区16岁以上家庭成员未完成初中教育的农村家庭比例为16%,比2012年下降2.2个百分点。79.7%的农民村方便上幼儿园,84.9%的农民村方便上小学,分别比2013年增长12.1%和6.9%。拥有文化活动室的行政村比例为86.5%,比2012年上升12个百分点。

教育和文化条件有了显着改善。 2016年,贫困地区16岁以上家庭成员未完成初中教育的农村家庭比例为16%,比2012年下降2.2个百分点。79.7%的农民村方便上幼儿园,84.9%的农民村方便上小学,分别比2013年增长12.1%和6.9%。拥有文化活动室的行政村比例为86.5%,比2012年上升12个百分点。

表2贫困地区农村教育和文化

2012

2012

2012

2016

16岁以上未完成初中教育的农村家庭比例(%)

-2.2

在其自然村方便上幼儿园的农村家庭比例(%)

-

79.7

12.1 * 自然村中

上小学方便的农户比例(%)-

-

6.9 *

有文化活动室的行政村比例(%)

注:带*高于2013年。

注:带*高于2013年。

注:带*高于2013年。

注:带*高于2013年。

医疗保健水平显着提高。2016年,贫困农村地区拥有合法医疗证明和医生或卫生工作者的行政村比例为90.4%,比2012年高出7.0个百分点。91.4%的家庭位于有卫生站的自然村,比2013年增加了7.0个百分点。畜禽集中养殖区的行政村比例为28%,比2012年上升12个百分点。饮用水集中净化的自然村比例为44.7%,比2013年提高17个百分点。自然村50.9%的家庭可以集中治疗,比2013年上升21.0个百分点。

表3 2012-2016年贫困地区农村医疗卫生状况

2012

2012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自然村有卫生站的农村家庭比例(%)

自然村有卫生站的农村家庭比例(%)

自然村有卫生站的农村家庭比例(%)

自然村有卫生站的农村家庭比例(%)

自然村有卫生站的农村家庭比例(%)

自然村有卫生站的农村家庭比例(%)

-

有集中畜禽养殖区的行政村比例(%)

有集中畜禽养殖区的行政村比例(%)

有集中畜禽养殖区的行政村比例(%)

有集中畜禽养殖区的行政村比例(%)

有集中畜禽养殖区的行政村比例(%)

饮用水集中净化的自然村比例(%)

饮用水集中净化的自然村比例(%)

饮用水集中净化的自然村比例(%)

饮用水集中净化的自然村比例(%)

饮用水集中净化的自然村比例(%)

-

有集中畜禽养殖区的行政村比例(%)

在其自然村有集中废物处理的农民比例(%)

在其自然村有集中废物处理的农民比例(%)

在其自然村有集中废物处理的农民比例(%)

在其自然村有集中废物处理的农民比例(%)

-

有集中畜禽养殖区的行政村比例(%)

43 它不仅为世界减贫做出了突出贡献,而且为到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奠定了坚实基础。然而,中国扶贫的关键任务仍然十分艰巨。按照目前的标准,到2020年实现减贫,每年仍有1000多万人需要脱贫。其余地区和人民大多贫穷,基础薄弱,极度贫困。扶贫任务仍然十分艰巨。让我们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增强战胜贫困的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以更大的决心和更准确的措施,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努力奋斗

43 它不仅为世界减贫做出了突出贡献,而且为到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奠定了坚实基础。然而,中国扶贫的关键任务仍然十分艰巨。按照目前的标准,到2020年实现减贫,每年仍有1000多万人需要脱贫。其余地区和人民大多贫穷,基础薄弱,极度贫困。扶贫任务仍然十分艰巨。让我们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增强战胜贫困的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以更大的决心和更准确的措施,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努力奋斗

中部地区:包括山西、吉林、黑龙江、安徽、江西、河南、湖北和湖南。

西部地区:内蒙古、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

[2]贫困地区,包括毗邻贫困地区和区外国家重点扶贫开发县,共832个县。其中,集中贫困地区覆盖680个县,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592个,集中贫困地区覆盖440个。

(国家统计局家庭办公室)

日期归档
晋宁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nethorde.com 技术支持:晋宁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