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快手科技CEO宿华:提升每个人独特的幸福感

2020-01-25 点击:1151

本文是快手技术公司首席执行官苏华新书《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的序言。

这是《快车道》正式出版的第一本书,由中信出版集团出版,自12月20日起在各大书店和网上正式销售。

苏华在序言中解释了快手的核心思想。他回顾了自己在不同阶段对幸福的探索,认为幸福的根本逻辑是资源的分配,而注意力是互联网的核心资源。快速移动的使命是使用温度敏感技术,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让更多的人得到关注,增强每个人独特的快乐。

本书系统地阐述了视频时代、人工智能和全纳教育概念之间的关系。本书配有30个生动的案例,生动地展示了快手的生态,更有趣,更容易阅读。

book的四位推荐者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何权、腾讯首席创始人张之洞、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守英、《理解媒介》翻译、深圳大学教授何道宽。

增强每个人的独特幸福

苏华快手科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幸福的进化

从小到大,幸福对我来说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意味着完全不同的事情,有着非常不同的定义。

当我五岁的时候,我幸福的核心是“拥有光明”。

我出生在湘西土家族的一个小村舍里,那里是中国的毛细血管末端,风景优美但闭塞落后。那时,村子里没有电,天黑时什么也做不了。

没有电,没有灯,没有电视。晚上几乎没有娱乐活动。我在大树下听故事,看星星。家里唯一的电器是手电筒,但是电池也很贵,而且经常不愿意使用。晚上出门时,我拿一根松枝当手电筒。山里没有路,酱油在家里用光了。走泥路到镇上需要两个小时,然后两个小时才能回来买酱油。

那时,我最渴望的是天黑后的光明。当有光的时候,我可以玩耍并且非常开心。这是一个特别奇怪的幸福来源。后来,我养成了睡觉时不关灯的坏习惯。我害怕黑暗,不开灯就睡不着。直到结婚,我才改掉这个坏习惯。

当我十几岁时,我快乐的源泉是“进入一所好大学”。

当我学习的时候,我和父母去了县城。在这个小镇上,除了县长以外,最出名的是每年被清华和北京大学录取的学生。每年七月,一份被大学录取的学生名单都会张贴在这个国家唯一最繁荣的电影院的入口处。

高考是一个非常好的系统。它让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并促进整个社会的社会流动性。因此,越是贫穷的地方,他们就越重视教育。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我进入了清华大学。

当我20出头的时候,我的幸福被称为“有一份好工作”。

当我第一次上大学时,老师告诉我们,一个高年级的哥哥非常好,刚刚找到一份年薪十万元的工作。当时,我觉得找到一份年薪10万元的工作是件好事。后来,当我听说谷歌的薪水很高时,我去谷歌面试了。谷歌给了我15万元的年薪,比我最好的哥哥高50%。那一刻我非常满意。一年后,我有了一个选择,后来翻了一番。我觉得很开心。

到了30岁,我的幸福是“拥有美好的前景”。

当我在谷歌工作时,我去了硅谷一年多。最大的影响是发现两个社会是不同的,更不用说深层结构,甚至是表层结构。2007年,北京的汽车没有现在多,而硅谷到处都是汽车。那时,我觉得我以前的抱负太肤浅了。我应该能够做更多的事情,有更多的雄心壮志,但是我不知道我当时的雄心壮志在哪里。

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第二个月,我离开谷歌开始创业,希望测试我的想法,看看我能为社会做些什么,或者我能获得什么。经过一年多的工作,结果很糟糕。

第二年,我加入百度,做了一个

升职,加薪,成家,买房。但是我总是有点焦虑。为什么我仍然对我想要的一切不满意?在某个时间点,我的想法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以前的幸福来自我自己。我该怎么办?有光,考一所好大学,有好工作,有好前途。他们怎样才能让自己有成就感,让妻子和孩子开心,让父母开心?当然,这些都是非常快乐的事情。但是除此之外,生活中还有更大的幸福吗?后来,我发现,更好的方向是探索如何利他,而不是满足自己造福自己的欲望。如果一个人有能力成为让更多人快乐的支点,他的快乐就会倍增。

利他主义不仅仅是帮助某人完成某事,它也是一个渐进探索的过程。当我在谷歌工作时,我的心态是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帮助每个人。我的技术非常好,作为一名工程师,很多团队都在找我,从编写网络服务器、制作机器学习系统到大规模并行计算,只要你需要,我都能做到。当时,我似乎是一名消防员,到处帮助人们灭火,但现实是非常根深蒂固的,因为我的精力分散,所以我在评估级别时不能被别人提升或认可。

去百度验证我们的技术力量后,我继续创业。我们的小团队做了很多事情,比如雇佣军,帮助其他人处理各地的技术问题,并扩大我们的能量,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它也不能帮助很多人。我意识到如果我们想利他,我们就不应该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利他。我们应该利用机制和价值观的力量来利他。利他的最好方式是造福所有人。这不能靠自己完成。有必要广泛了解更多的人。他们的公共痛点在哪里?缺乏幸福的原因是什么?幸福能满足的最大公约数是多少?我们应该能够找到每个人幸福的最大共同点。

快手的独特之处

快手的形式实际上非常简单。它把每个人生活的小片段放在这里,让每个人都能通过推荐算法看到它们,但是它背后的想法与其他企业家有些不同。

首先,我们非常关心每个人的感受,包括大多数被忽视的人。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受过高等教育或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13%,约87%的人口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从这个维度来看,我们日常的思想、思想和关注的对象都有很大的偏差,所以我们做出了更多的选择,让87%的人能够更好的表达和关注。

第二,注意力的分散。幸福的源泉有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如何分配资源。互联网的核心资源是注意力,这种资源的分布不均可能比其他资源更严重。总的来说,年底时全社会关注的人数可能有几千,平均有两三天关注几个人。所有的媒体都在看着他们,推着他们的新闻。中国有14亿人口,其中大多数人一生都没有受到关注。

当我们进行注意力分配时,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人得到尽可能多的关注,即使这会降低观看的效率。从价值观的角度来看,它仍然很有希望实现公平和包容。注意力,作为一种资源和能量,可以像阳光一样传播给更多的人,而不是像聚光灯一样聚焦在少数人身上。这是一个简单的想法背后的快速手。

用户主导的社区进化

构建一个短视频社区最重要的是底层的价值。这些在社区中是如何反映的?

在过去的几年里,快手社区的氛围、感知和体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作为社区的扞卫者,我们最大的特点是尽量不去定义它。我们经常做的是,在规则设计之后,用户依靠他们自己的智力、想法和化学反应来完成社区秩序的进化。事实上,快手历史上的每一个变化都是由用户驱动的。我们有责任从一边到另一边观察他们,看看他们在哪里快乐或不快乐,他们在哪里对或错,他们在哪里破坏了价值,他们在哪里适应了

第一个是陈阿姨的故事。2013年,当时的社区和媒体都在寻求完善,但陈阿姨不同。她过去是一名在日本学习的中国学生。她看起来很好,但是她不喜欢打扮。因为他离家很远,失恋了,所以他不熟悉自己的生活。每天,她在快车道上开各种各样的玩笑,其特点是黑暗、暴露自己的缺点、告诉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又被欺负等等。她发现,在社区里,你不必依赖自己的美貌或打扮得漂亮。只要人们认为你是真实的,你的生活是温暖的,他们就会认出你。大多数外国学生只展示他们的光明面,而陈阿姨勇敢地向每个人展示她没有做好的和她没有做好的。因此,在快速发展的社区中形成了一种风格。它非常重视真善美三个价值。对“真理”的要求将会非常高。

第二个是张静茹的故事。当她还是一名初中生时,许多网民都喜欢她。她拍的许多小视频都发布在微博上,许多网民问她是谁,在哪里。因为转发量很大,她的粉丝会在微博上告诉其他人她是一个快速用户,她的名字和账号是什么。她证实了这样一种观点,即如果社区内部的内容被传播到外部,反过来,它也可以从外部吸引人。从她开始,许多快手粉丝会把她的视频传播到任何地方以形成反馈。他们传播得越多,认识她的人就越多,反过来,一些人会去快手公司找她。她拥有的粉丝越多,她忠诚的粉丝和铁粉就会越开心,喜欢她的人也会变得越强大。

第三个是黄文宇的故事。黄文宇是一个情商很高的人,他拍了很多视频来关心社会各阶层,尤其是女孩。他将从星座和血型的不同维度表达自己的观点。那时,人们发现不仅快速移动的手可以被涂黑,而且有更多的人关心他人、社会和世界。整个社区的气氛已经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

在过去的两年里,人们觉得社区中更直接的变化与直播有关。手头有很多人。他们对直播有着深刻的理解,非常需要这种实时互动。因此,当我们上网时,直播的推广尤其顺利。

我们发现快手直播和其他平台有很多不同。最大的不同是,“快速生活”的用户将生活视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工作。许多在快车道上的人下班后生活。例如,我对其中一个婚礼主持人的关注时间最长。每次他主持婚礼,都是午夜,所以他会在半夜直播或拍摄短片。他的视频系列叫做“该吃饭了”,因为他每天晚上12点下班后去吃饭。我熬夜到很晚,每天我都想看看他今天吃了什么。每顿晚餐都是由主人招待的,每顿饭都很好,而且不油腻。它已经持续了好几年。

还有一个女孩在酒吧跳舞,我已经看了好几年了。每次去上班,她都会化妆并现场直播。下班后,她脱下妆,现场直播,与每个人聊天。许多人在现实世界中无法得到别人的理解,你也无法想象她的心理世界。你可能认为她是一个混乱的人,但是她有一个家庭。在酒吧跳舞是她的工作。她拍了许多真实生活的照片,不是痛苦就是快乐。她愿意和每个人分享,并且非常乐意分享。

有一次我看到一位母亲,她的孩子很小。她哄孩子入睡后,开始现场直播。因为孩子睡了很短时间,所以她不能走远。她独自在家陪着孩子。她最渴望的是有人和她聊天。直播进行到一半时,孩子大声哭着醒来说:“我儿子尿了,我去给他换尿布。”此后,直播被关闭,可能持续不到10分钟。在她看来,直播和短片既是与世界联系的一种方式,也是获得他人理解和认可的一种方式。

这些都是发生在我们社区的故事。对于一个社区来说,我们呈现的内容形式、人们表达自己的方式以及我们表达理解、赞同或反对的方式将不可避免地随着

我喜欢拉二胡。我过去常常拉二胡直到半夜两点。隔壁的卖豆腐的早上遇见我,说:"洋娃娃,你昨天打得很好。"那时,我听不懂这句话,这意味着我和他们吵架了。我住在一个小镇上,没有人会骂我。他的家人做豆腐,锅炉发出很大的噪音。我也没有责备他。这显示了民间社会的包容性。

我看过一个用快手拉二胡的大师。他发送的所有视频都是他自己拉二胡,当他拉二胡时,左右两边是相对的。他的右手握着绳子,左手拉弓。如你所见,这是前面的相机自拍。如果一个人一年到头在家自拍,这意味着没有人陪伴。对于这样一个老人,他最害怕什么?当没有电或光的时候,天就黑了,害怕孤独和无人陪伴。不过,他很幸运很早就找到了一名快手,因为普惠公司的原则,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帮助每个人找到他的粉丝,找到喜欢他、理解他的人。在快车道上,叔叔找到了9万多粉丝(截至2019年10月),包括我。每天晚上7: 00和8: 00,这90,000名歌迷中的20或30人可以自由陪伴他,听他演奏二胡。他只想有人陪着他,骂他臭烘烘的,这总比没人关心他好。

老年人的孤独感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很难解决这个问题。快手实际上提供了一个计划,这是一个普遍的计划,不仅仅是为了他,而是为了这个群体。孤独是许多人感到不快乐的一个重要原因。

讲述一个来自贵州天祝的侗族小女孩的故事,她的原名是袁桂华,但她在快车道上取了一个外国名字“雪莉”。起初,她发送了许多视频,展示了农村生活快速发展的场景。她建造了自己的茅草屋,并制作了自己的弓箭。她发现满山遍野都是红色豆茎花,受到许多粉丝的喜爱,因为许多城市的人们无法欣赏到这些乡村风景。这就是所谓的诗歌和距离。

她在18岁时高考落榜,回家在农场工作。当她白天有空的时候,她会带一些视频给每个人上传。后来,人们发现许多粉丝喜欢看她和她的生活场景。许多人说他们会去看她,但她说她的家很破旧,没有地方住。一天,她发现她家附近有一个池塘。池塘旁边有一个山窝,山窝里有一个半圆形的地方。她说,“我为什么不在这里为你盖一栋房子?”她开始为粉丝建造房子。这个女孩可以做任何事。她有一次发了一段用一只手切砖的视频,并且能够把木头扛到屋顶上。

最初,她经历了巨大的挫折。她不能上大学,也不能去她住的农村,但是敏捷的手给了她一个机会。如果她不能出去,那就让别人进来。桂花现在是村里最有权势的人,村里有所有的人造房子。她不仅改善了生活,还带着整个村子去工作,在家乡卖各种农产品,宣传村子里的乡村风光,改善整个村子的生活。

你可能认为桂花是一个孤立的例子。事实上,大约87%的中国人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能留在家乡寻找他们的道路和机会。怎么做?当他们迅速给予关注时,他们可以找到自己的解决方案来改善自己的生活。桂花开始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慢慢开始照顾家人,现在可以开车回家发展旅游业。桂花根据个人与粉丝之间的互动,自行操作该方案。

当我们以一种普遍的方式把注意力分散到更多喜欢阳光的人身上时,这些人会找到最合适的个人计划,更有针对性和效率。张佳杰导游肖哥的每周送货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我的家乡在张家界附近天门山的西南角。周松田特别热情。他在快车道上拍摄了一段视频,介绍张家界的自然风光,包括冬天的雪、树上的冰和清晨的雾。每个人都非常喜欢他,他成了他的超级粉丝。因为他有更多的粉丝,他创办了自己的公司,现在他有几十名员工。他也属于该集团的87%,他通过combini找到了一条出路

小源是一个来自安徽凤阳的小女孩,在合肥的摊位上唱歌。近4年来,我一直密切关注着她,看着她一点一点地变化。最早,我们在评论中问她:“小源,你的理想是什么?”她回答说:“我的理想是今天唱10首歌,赚200到300元来养活自己。”到2018年,我又问了小源同样的问题。她说她会给她妈妈买一套套房。三年后,她的理想发生了变化,从养活自己变成了孝顺母亲。

在大型小吃摊唱歌的女孩通常家庭环境非常困难。在过去的四年里,她最大的变化是她的自信,这种自信写在她的脸上和举止上。这种信心是如何产生的?有时候粉丝们会说,小源,你的眉毛今天画得像毛毛虫。她知道自己画得不好,第二天又画了一点。有时候粉丝会说,小源,你的裙子很好,看起来很苗条。她知道什么样的衣服能展现她的身材,适合她。在这种互动中,稍微进一步提高自己,更多的互动,她会变得越来越自信。

注意力可以让一个人更加自信。当我们关注更多的人时,他们与他人的互动会越来越好。当然,这种变化不是由一只敏捷的手定义的。我们提供的是一种媒介,让人们相互影响,并找出他们应该如何改变自己的道路。千千有一万个又小又远的地方。

还有许多来自着名大学的大学生,包括那些拥有高学位的人和医生,以及来自着名外国大学的毕业生和教师。身份标签非常闪亮,但没有代表性。我上面讲的故事实际上是关于今天中国大多数人的,是对社会真正有意义的典型案例。

增强每个人独特的快乐。

我向快速团队提出了一个任务,那就是增强每个人独特的快乐。你为什么要说“独一无二”?我认为每个人的快乐来源都不同,他们的痛苦点也不同,情感损失的原因也不同。有些人孤独,有些人贫穷,有些人渴望理解。那你怎么能这么快呢?

幸福的最基本逻辑是资源的分配。当社会分配资源时,很容易产生“马太效应”(Matthew effect),也就是说,头脑中的人很少,但资源却很多。尾巴很长,但获得的资源很少。正如《圣经》所说,如果你有任何东西,把它翻一倍,让它变得多余。不,即使他拥有的也将被带走。《老子》还说:天堂之路就是在伤害足够大的时候弥补不足。否则,人的方式,伤害不足以服务于。

快速手应该做的是公平的,在资源匹配上尽量抬起尾巴,低下头,使分配更加均匀。这是有代价的,整体效率会下降。这也是测试技术能力和执行能力的时候。效率怎么能不下降,或者下降少一点?

当我们分配资源时,我们应该尽力保持自由。本质上,当合同和规则被确定时,我们应该尽可能少地做些改变。我们不应该让人们干涉资源的分配。我们应该尽最大努力制定一个每个人都能理解的公平规则或合同。如果我们觉得有问题,我们应该先讨论,然后修改,而不是去做各种干预。我认为幸福的核心在于这样一个事实:当我们分配资源时,在资源的平等和效率之间,当效率和损失是可以接受的时候,自由和平等可以被安排在彼此的前面。

我的幸福从何而来?

最后,我回到我幸福的话题。如前所述,我选择了利他主义,发现最好的利他主义是帮助整个社会的人们,并为世界上所有的人找到幸福改善的最大共同点。我认为注意力的分散是一种措施。

在不同的社会和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有不同的因素影响人们的幸福。注意力的分布是我们今天发现的因素之一,我们将继续寻找其他因素。这是我对幸福来源的定义。

有人可能会问我,作为快速通道团队的首席执行官,你是世界上最了解网络红人的人吗?我的回答特别简单:相反,我是世界上对红色互联网了解最少的人之一。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关心的任何一种网络红色。因为我担心当你掌握了资源并制定了资源分配规则后,你会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人,会有人来找你要好处,要求资源倾斜,破坏机制。在使用权力的早期阶段,你会感觉非常酷,享受使用权力的乐趣,就像《魔戒》中的情节一样。当你戴上魔戒的时候,你会变得非常强大,控制许多人和事。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所有的行为都会被权力所定义。事实上,魔戒正在控制你,力量正在控制你。这是我心中特别恐慌的事。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我做了大量的制度建设,建立了许多“防火墙”。

我特别希望每个人都能一起做更多的事情,让这个社会更美好,让更多的人更幸福。今天我们正处于一个特别有趣的时代。互联网可以跨越距离限制,更快、更方便地连接人们。我们有大规模计算、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能力,这是世界上许多人所没有的。我们应该充分发挥这种能力,帮助那些不具备这种能力和资源的人在迅速变化的时代变得更好。这是科技革命带来的进步和效率提高,而效率的递增又反馈给公民。这是我一直在想的事情。我希望我们能够探索并在未来继续这样做。

日期归档
晋宁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nethorde.com 技术支持:晋宁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