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第二批集采四宗最:拜耳报出全球最低价 被质疑倾销

2020-03-11 点击:1504

原题:第二批药品批量采购:拜耳全球最低价,涉嫌倾销

第二批药品集中采购招标在上海举行

1月17日上午,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招标在上海举行。经过一个上午的集中报价和价格比较,33种药物中的32种成功提交投标,其中一种被出售。选举的最终结果将于1月20日公布。这个国家的病人可以在四月份以最优惠的价格使用药物。

根据之前发布的消息,有122家企业参与了竞标,但是《澎湃新闻》的记者注意到只有121家企业在会议室签署了竞标。据了解,法国制药公司赛诺菲放弃了投标,无法参加。在这33个品种中,有24个品种是由原药品研究企业参与的,这是原药品研究企业自实施有量购药以来参与度最高的一次。

就降价而言,本轮集中采购的整体降价幅度可能比前两轮更大。据央视新闻报道,1月17日,第二批药品集中采购成功完成,共采购32个品种,平均下降53%。药物包括糖尿病、高血压、抗肿瘤和罕见疾病。122家企业参加了投标,24家外资企业参加了投标。在32个品种中,选择价格平均下降53%,其中国外原创研究药物平均下降82%,仿制药平均下降51%。

根据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与使用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的《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文件》(以下简称《文件》),第二轮全国范围内批量采购包括33个品种,涵盖糖尿病、高血压、抗肿瘤和罕见疾病的治疗领域。根据集中采购安排,本次采购计算基数为124亿片(袋/棒)药品,各品种约定采购量为采购基数的50-80%。

竞价网站

拜耳宣布“全球最低价”,质疑“倾销”

该网站记者了解到,上午竞价过程中有两个电话,一个是山东罗信制药有限公司报错价,另一个是原研究制药公司拜耳报的降糖药物阿卡波糖的价格。

据报道,拜耳给出的50毫克的价格为5.42元/箱(30件),相当于0.18元/件,比规定的最高有效申报价格0.8353元/件低了近80%,总体降幅超过90%。公共数据显示,拜耳阿卡波糖片剂的中值价格为50毫克每片2.14元,100毫克每片3.53元。

该品种的另一个中型目标企业是绿叶制药,投标价格为9.6元/箱。然而,北京富源和中国、美国及华东的报价分别约为0.47元/件和0.43元/件,比最低价格高出1.8倍。这两家企业的产品都直接退出了市场。

"拜耳是阿卡波糖的原始制造商。一般来说,原始研究药物的成本高于仿制药。完全出乎意料的是,拜耳的报价远低于三家通用公司的报价。拜耳太无情了!”一家企业的代表在恢复报价时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就在结果公布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当工作人员向阿卡波糖第一家成功的公司拜耳汇报时,台下的一名企业代表喊道,“不正当竞争,反倾销!”

"以前所未有的价格,他们能这样卖吗?"据说拜耳这次的报价已经处于世界最低水平。这家不成功企业的代表私下里愤怒地对他的同伴们说,拜耳的做法违反了市场规则,并涉嫌不公平竞争。他们将收集材料并报告给相关部门。

万众瞩目:华东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股价突然暴跌

阿卡波糖中标,这也引发了资本市场的快速反应。阿卡波糖是此次集中采购量最大的品种,总购买量为29.28亿元,最受市场关注。东池的股价

根据米兰内洛网络的统计数据,2019年上半年,拜耳在重点省市公立医院终端阿卡波糖市场份额中占66.15%。近年来,华东医药发展迅速,从2013年的不到20%增长到2019年上半年的30.57%,成为拜耳在该市场最可怕的竞争对手。因此,在本轮竞标之前,资本市场也对华东制药中标阿卡波糖寄予厚望。

最便宜

单价:一片药只卖3美分

这次竞标采用了最后的淘汰系统。如果参加投标的企业不超过5家,报价最高的企业将被淘汰,其余企业将中标。当公司超过五家时,成功的公司不得超过六家。此外,招标规则还规定,如果企业出价超过最低出价的1.8倍,将被直接取消。

理论上,投标企业只要报价低于其中任何一家就可以中标,但实际上,由于信息不对称,企业不知道对方的成本和底价,所以非合作博弈的结果会导致每个人的报价都倾向于成本价。

因为规则还规定降价50%以上或单价低于0.1元的产品可以直接入围。因此,在本轮招标中出现了许多令人震惊的“底价”。据澎湃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至少有30种产品的价格低于0.1元。

其中,最低的单价来自异烟肼口服缓释剂型。西南制药,其中一个成功的公司,提供每盒3.39元的单价,每片只有3美分。

最意想不到

Out:企业误报价格导致

碳酸氢钠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碳酸氢钠是市场上唯一的标准产品,这意味着所有的报价都是无效的,其结果不是由企业的负报价造成的,而是由不正确的价格计算造成的。

据了解,远大制药和湖南汉森制药参与了该品种的投标。据现场工作人员解释,两家公司的报价都高于0.11元/件的最高限价,相差只有0.009元和0.013元。

来自澎湃新闻的记者了解到价格错误的原因是因为在投标中采用了差价规则。对于不同剂型和规格的同一药品,应根据代表性产品的价格,按照规定的药品差价关系确定价格。最后,用于差价的金额应该乘以某个系数。

例如,同一品种下的缓释片、正常释放片和胶囊的对应系数是不同的。奖励的结果是在企业报价的基础上乘以相应剂型的差异系数,然后确定最终结果。不理解这套算法的投标人是本次投标中最困惑的投标人。

晋宁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nethorde.com 技术支持:晋宁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