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尘肺病老人因用人单位已不在申请工伤被拒,再次告人社局败诉

2020-03-17 点击:1796

74岁的重庆市荣昌区尘肺病患者易已两次向荣昌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荣昌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申请。

荣昌市人民社会保障局第一次认定其工伤申请不符合受理标准,作出《驳回工伤认定申请决定书》。去年5月,他向荣昌区法院提起诉讼,法院裁定荣昌市人民社会保障局做出了新的决定。之后,荣昌市人民社会服务局又打了《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他第二次起诉法院。这一次,法院支持荣昌人民社会服务局。

2月25日,澎湃新闻(从易成勋律师事务所获悉,当易成勋申请工伤认定并驳回易成勋的诉讼请求时,荣昌区人民法院最近裁定该雇主已不存在。易的职业病救济可按《职业病防治法》和《关于印发的通知》分别处理。

成勋不服判决,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易已经为工伤证跑了两年了。他早年在当地长天坎煤矿采煤,2018年2月被诊断为“职业性煤工尘肺三期”。然而,煤矿已经进行了股份制改革。重庆市荣昌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荣昌区人民社保局”)决定“用人单位不再存在”,并以此为由以工伤认定为由解聘易职务。

在起诉人民社会保障局后,易未被认定为工伤。他再次被起诉。《泰晤士报》早些时候报道说,易早年曾在当地的长天坎煤矿挖了11年零2个月的煤,1993年下岗后重返工作岗位。1998年长天坎煤矿进行股份制改革,成立荣昌长天坎矿业有限公司,后更名为荣昌长天坎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天坎公司)。2018年2月,易成勋被诊断为“职业性煤工尘肺三期”。

自此,易向荣昌区人民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2018年3月,荣昌区人民社会保障局发布《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同年7月,该局签发了《驳回工伤认定申请决定书》,驳回了易的工伤认定申请,理由是雇主的主体已经失踪。

易不服,向荣昌区法院提起诉讼。法院撤销《驳回工伤认定申请决定书》,并责令荣昌区人民社会保障局对成勋申请工伤认定作出新的行政行为。经荣昌区人民社会保障局上诉至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重庆市第五中学认为,荣昌区人民社会保障局在受理易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材料后,应审查其是否符合法定受理条件。申请材料符合法定条件的,应当进一步核实其离职后是否接触过职业病危害作业,所患职业病是否与其在原用人单位的工作存在因果关系,不得以原用人单位的“主体”已经死亡为由,直接认定其“不符合工伤认定受理条件”。

去年4月11日,重庆市第五中学作出判决,驳回荣昌市人民社会服务局的上诉,维持原判。

然而,上述判决生效后,荣昌区人民社会保障局发布《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仍以“用人单位已不存在”为由拒绝认定工伤。

去年5月,易向荣昌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告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号具体行政行为,依法认定原告所受损害为工伤。5月8日,荣昌法院受理

针对易提出的“行政机关不得以相同的事实和理由作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为”的建议,法院认为,荣昌区人民社会保障局此前作出的《行政判决书》是该局是否受理易申请的程序性问题。荣昌区人民社会保障局作出的《行政判决书》,虽然基于同样的事实,但实际上是对“不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目前不认定为工伤”的实质性处理。因此,荣昌区人民社会保障局的两个行政行为不属于“事实和理由基本相同的行政行为”。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荣昌区人民社会保障局《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驳回了易的诉讼请求。

易的律师胡建树认为,工伤认定是确认劳动者是否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的性质认定。易在煤矿工作期间患职业病,不能因原主体的取消而否定其工伤认定的权利。此外,长田坎煤矿虽已被撤销,但尚未清算,并有接班人可以承担责任。胡建树表示,困难救济和损害赔偿是不同法律规定的权利,两者之间不存在冲突。目前,易已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本文来自澎湃新闻,请下载“澎湃新闻”应用程序获取更多原始信息)

晋宁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nethorde.com 技术支持:晋宁资讯网 | 网站地图